鸭脖APP最新网站

少年中国|从十几个人到五十多支班队他们坚信“足球可以改变人生”

2009年,九龙坡区第二实验小学(以下简称“实验二小”),只有一支十人出头的“校队”。那支球队还是教练刘禹从建设一小学带过去的。2009年,九龙坡区建设一小和天宝实验学校两校合并,正式更名为重庆市九龙坡区第二实验小学校,校园足球发展计划在这个只有一万七千多平米的校区铺展开来。

“实验二小”副校长胡雪峰分管学校足球工作十几年,这里成了班班有球队、年年有比赛的全国校园足球示范单位。这些年,学校经历了多次改革创新,将足球与育人深深结合,打造出了与上一级学校、区足球协会合作的新模式。

为什么要发展校园足球?在“实验二小”的观念里,这不仅是大环境下的顺势而为,更在于足球的意义远大于这项运动本身。如何去发挥它的育人功能,改变一个孩子一生,是胡雪峰和教练们愿意一直探寻的事业。

“实验二小”成立那天,也是胡雪峰从一个普通音乐老师,成为艺体部主任的那一天。如今十几年过去,他已是分管德育的副校长。2009年的时候,“实验二小”的硬件条件在区里不算好,校舍围绕在一块小型球场周围,这块仅有的场地,成了学校的欢声笑语每天传到围墙之外的载体。

“实验二小”践行德育的四大品牌项目(校园足球、葫芦丝、班级民间体育特色项目、民族特色大课间)中,校园足球启动最早。两校合并之后,身兼学校体育老师和足球教练的刘禹就拉起了一支十多人的校队。在当时看来,这支校队聊胜于无,属于走个过场。组队困难、训练困难,班主任不支持、家长不认同等因素,禁锢着实验二小的校园足球发展。

为了改变这种情况,当时还是艺体部主任的胡雪峰费了不少心思。为了让校队有材可选,胡雪峰办起了“校长杯”。能普及,才能在建队上摆脱选材基数稀少的桎梏。办个杯赛,看似容易,过程却很艰难。其中一大的问题是,班主任如何在这个过程中起到引导作用,这是“校长杯”能否落实的关键点。

很多班主任听到消息的第一反应出奇的统一,“啊?这怎么搞?” 这样的声音不难理解,对于大部分班主任而言,足球并非他们了解的运动;其次,足球也缺乏提升班主任主动引导的动力。如果无法得到班主任的响应,家长的工作也没有办法去沟通。于是,胡雪松和校方领导经过多次研讨,研究出一套新的激励方案。那就是把每个班的比赛成绩纳入班主任的年度考核、班级奖励和表彰中。

“实验二小”每年都要评选优秀班主任,学校还要推选人员参评区优秀班主任。新的方案实行后,在校长杯上拿了前三名,班主任评分分别加3分、2分和1分。如果班上的学生去参加区级比赛或者市级比赛获得了好名次,加分会更高。

压力来了,动力就有了。马上要打比赛了,还没有组建球队的班主任开始着急了。胡雪峰偶尔路过老师办公室,就会探头问一句,“队伍咋样了,别的班都开始训练了啊。”其实胡雪峰明白,有些班主任确实有困难,但这个事情一定要做,所以不管什么困难,他也要帮忙解决。十几年过去,每年一届的“校长杯”风雨无阻地进行着。去年因为疫情原因,学校4月底才开学,6月份就要放暑假。等到下半年疫情好转,“校长杯”就来了,而且是在保障防疫工作的情况下封闭进行,这说明了学校的决心。

如今,全校已经有五十多支班队。其中三年级以上的校级队伍,就有六支,每个班级都有校队球员贡献。由于“实验二小”在九龙坡区校园足球工作上的成绩和美誉,许多家长就是奔着足球来报读的。人数最多的的时候,一个年级报名的学生就有一百七八,巴掌大的场地完全无法容纳这些孩子和家长。

慢慢的,“实验二小”出名了。有时在市里开会,很多领导和校长都问胡雪峰“实验二小”是怎么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将校园足球完全普及的?胡雪峰开玩笑道:“可能也有嫌我事儿多的,只不过我没听到,哈哈。”只要能将校园足球的出发点落实到每个人身上,并且在积极解决困难的同时营造公平的竞赛环境,努力就一定会收到成果。

从一支零散的球队,到如今每个班级每个人的高度参与,“实验二小”逐渐在区里打出了自己的名气。近年来区里举办的“活力·九龙”杯校园足球系列赛中,实验二小每年至少会拿一个冠军,多的时候会拿两三个。他们也成了组建区队参加市里校园联赛的主力军。学校在这个过程中获得了全国校园足球首批示范校称号,同时也是重庆市首批义务教育阶段体育特色学校。这一切都是因为足球。

许多人问胡雪峰,为什么“实验二小”这么重视校园足球的发展?他的回答很写意:“我一直觉得人就是一个综合体,全面发展才能得到一个完整的人生。我希望我们学校传到九龙坡大街小巷的声音,不仅是朗朗读书声,还有来自操场上的欢声笑语和加油助威声。”

“实验二小”成立十二年,“校长杯”却已经进行了十四届,这是因为有两年学校将男生和女生的比赛分为上下两个学期进行。这是“实验二小”不断完善制度建设和体系的尝试。在学校看来,校园足球要从无到有,从有到丰富。

为了让普及更彻底,足球真正地走进课堂必不可少。每个班级每周四节体育课,其中必须包含一节专门的足球课。有了足球课的硬性指标,“实验二小”降低了上学日的足球训练强度,每天放学后的训练时间从一个半小时改为一小时,但周末的训练频次则相应增加,如果遇到有市、区比赛,频次还会增加。

普及之下的公平,才是参与度的保证。由于足球的普及,“实验二小”每个班级的球队都有几个学生在校队训练,为了增加比赛的公平性和参与度,胡雪峰在校内赛制上进行了修订。同一个班级每次比赛同时在场上的校队球员不得超过三人。同时,每个参赛队中必须要有一个女足队员。“如果一个班上有五六个人都在接受比较高水平的足球训练,那其他孩子和其他班级都没有什么机会了,这其实是不利于整体发展的。所以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来完善整个体系,比如上半场限制人数,下半场则不限制。”胡雪峰说。

“田忌赛马”的故事,很多孩子都懂。在对手没有校队队员出场的时候,一些球队就铆足劲多进几个球。下半场再做好防守,不让校队队员取得更多进球。这样一来,结果就有了多种可能,没有球队永远处于弱势。有了动力,他们就不会应付比赛,而是会积极准备,动脑子想办法赢球。

“实验二小”经常给教练灌输一个理念:校园足球就是育人,并不只是单纯地培养孩子的足球技能。就拿参与这个事来讲,除了场上踢球的孩子,剩下的孩子怎么办?

除班班有球队之外,每个班级还有专属啦啦队。每逢比赛,不参加比赛的孩子们都会做横幅,做手绘给班上队员加油,还有自编的啦啦操等。有一次一个班的啦啦队竟拉出一幅“甩掉梅西,超过C罗”的横幅,大家都忍不住感叹小朋友们的可爱。很多时候在比赛过程中,场下的竞争也很激烈,班主任、同学们的情绪显得比场上队员还要高涨。输了比赛,啦啦队和班主任哭得比队员还伤心。

其实通过校园足球衍生出来的环节还有很多,学校会在每一次夺得区级荣誉和市级荣誉之后,给孩子们举办一个类似金球奖的颁奖典礼,让孩子们也走上红毯感受一番“球星”的感觉。未来,胡雪峰还计划开办一个足球运动会,将所有的运动项目都设计成与足球有关的。

“为民族争光,为国家争气。”这是“实验二小”每次比赛都会挂出的一个横幅。从校园足球上升到民族教育的层面,源于整个中国足球的大环境。“其实中国人对于中国足球足球,大多是痛点比较多。”胡雪峰近年来几乎不看国家队比赛了,但也明白一个道理,为什么这些年这么多人骂国家队呢?其实就是大家都重视这个项目,更多的是恨其不争。足球之于一个国家而言,事实上已经上升到一个国家形象上,民族精神的高度了。

不管参加什么比赛,哪怕是自己关上门开展的校园足球赛,学校都要求每个班级的学生按照正规比赛的规则进行。开场、谢幕,哪怕没有观众也要鞠躬,哪怕输了比赛,流着眼泪和鼻涕,也要完成最后的握手环节。“这就是培养人啊,要讲规矩。”胡雪峰说。

“实验二小”树立的一个理念是,不管学校最后能不能培养出一个球星,至少学校要把孩子往好的方面引导。如果有一天,他们能够培养出一个有着良好素质的球员,能够作为社会公众人物,为一个行业、为一个社会方面起到良好的引领作用。

校园足球的发展,得益的不仅是学生,还有站在球队背后的人们。最直观变化是,一些班主任已经可以进行基本的指挥和人员调度了。有一个班级,光是入选校队的就有六七个学生,每当有比赛的时候,班主任都会坐在办公室跟大家谈笑:“大家随便踢,稳稳当当。”从普及到深化,校园足球已经成为“实验二小”每个参与者的骄傲。

最近两年,“实验二小”校级队员174人中,先后有9人入选重庆市最佳阵容,2人入选全国第六营区最佳阵容,2人参加全国总营选拔。去年,以“实验二小”为基础组建的重庆市队在混合组别的比赛中拿到冠军,随后又到武汉参加全国校园足球比赛。当时,胡雪峰亲自带队在赛区封闭训练比赛十几天。这些年,胡雪峰每年都要带队到外地打三四次比赛,因为实验二小每次都是牵头球队,胡雪峰自然成为了领队。

而在这一切的背后,实验二小其实也经历了一段,从校内普及到走出九龙坡的历程。

一开始,学校只有刘禹和刘聪以及张黎三个老师加上外聘的教练张先德。后来只剩下了刘聪和刘禹两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要负责大量的人员筛选和训练工作以及体育日常教学,根本忙不过来。而在学校已经全校普及校园足球之后,迫在眉睫的是教练资源、训练质量以及如何让实验二小走出去的问题。

学校想到的是与同区中学之间建立联系。 已经有58年校园足球史的杨家坪中学,就是合作对象。 杨家坪中学当时也在全区搭建小学足球人才储备基地,双方校长对于合作共建的想法不谋而合。 于是杨中便派了教练童勤去帮助实验二小组建校队,完善训练方面的质量。 另一方面,此前实验二小一些很有足球天赋的学生,也出现过苗子流失到外区的情况,有了杨家坪中学作为后盾,孩子们在足球方面和学业方面的纵贯式培养,已经形成一个完整而成熟的体系。

这还不是尽头,实验二小要做到真正的“示范”。胡雪峰说:“现在的重点放在教练训练计划,如何更科学、更高质量地完善足球训练。比如,有机会我们就会送教练出去接受各类专业的培训。”在此基础上,从2019年开始,实验二小开始了与九龙坡区足球协会的合作。

学校获得了区足协给予更多的在足球管理、教练员培训、赛事平台搭建、足球装备赞助、公益活动上的支持。首先打通了教练员的培训渠道,与此同时,区足协也连同区教委共同开办了体育老师足球培训课程,区教委会为完成课程的体育老师颁发结业证。如今,实验二小的教练队伍也壮大了起来,从一开始的两人,到外聘以及加上区足协派驻的教练,目前足球专职教练有6名,C级证书3人,D级证书2人,市级1人。

在和区足协合作之后,同区学校之间以及市级的比赛机会也多了起来。在胡雪峰还是艺体部主任的时候,他曾在区艺体部群内发过一封“英雄帖”,邀请区里其他小学的队伍,来到实验二小与他们“校长杯”的班级冠军队伍过招。实验二小还承诺,举办费用都由本校承担。但消息发出去就没了回音。当时确实区里能够搞好校园足球的小学并不多,其次,搞得好的,也不想在区赛事举办之前,相互暴露实力。

近年来,整个九龙坡区的青少年足球办得如火如荼,有了区足协的支持,整个区里的足球氛围很好,类似周边的田坝小学、铝城小学等,都将校园足球发展了起来,随着比赛增多,也就不需要自己发“英雄帖”了。九龙坡区教委举办“活力·九龙”杯系列赛事,也通过评选区级足球特色学校来增加参与度。目前九龙坡区的赛事已经分为一类和二类,“活力·九龙”就属于一类,而一类赛事是要纳入到学校办学水平的考核中的,实验二小在今年的考核中,就是全区第一名。同时,在区体育局和区足协每年举办的“九龙贺岁杯”中,实验二小当仁不让,屡获佳绩。

每一个孩子都要奔赴不同的人生。在孩子人生的早期,足球能够为他们带来什么?这些年,实验二小努力发展艺体项目,已经获得了重庆市义务教育阶段艺术特色学校和体育特色学校双料挂牌。但在学校看来,孩子本身的发展要远大于学校的成绩。很多孩子,在这所学校里,通过足球改变了人生,很多教练通过足球育人的过程,也经历了不一样的人生。

今年38岁的刘禹,是“实验二小”的第一批教练。在他的执教生涯中,有两件关于足球的事,让他难以忘怀。

他大学毕业后进入建设一小任职体育老师。那是2006年9月,他的启蒙教练张先德找到他,提出要一起做校园足球。刘禹曾经有一个职业球员的梦,但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进入到职业平台。刘禹最初的梦想,是通过校园足球培训,让学生走得比他更好。2006年的寒假,刘禹和张先德带着十来个队员,租用了当时的重庆工学院场地,因为天气寒冷,中国足球的大环境也不好,最少的时候只有7个孩子来训练。刘禹和张先德把场地费用交了之后,兜里加起来只剩下60元钱,最难的时候也是最难忘的时候。

刘禹(下图左)说:“飘摇中的中国足球需要逆行者,需要我们用心来守护这些愿意保留足球情怀的家长和孩子,中国足球的成功需要无数人的聚沙成塔。”

从教十几年,刘禹等教练带出了形形的学生,有的走上了职业道路,例如2000年出生的唐孝力行,在小学五年级时就从实验二小加盟了恒大足校,现在效力于中甲贵州队。李锐锋则是小学毕业去到了辅仁中学,而后代表重庆全运会队获得了U18全国亚军。

当然,最让刘禹和整个学校难忘的,是一个2002年出生的学生,叫王斌兵。“实验二小”的老师,大概都不会忘记这个曾经让所有头疼过的学生。因为从小父母离异,他一直跟着奶奶生活,奶奶一把年纪还要在火锅馆打工才能勉强维持生计。

自幼缺乏父母管教的王斌兵不仅在学习上落下很多,他的孤僻任性也让老师们头疼。王斌兵总是一身邋遢,平日吃饭有上顿没下顿,身体很瘦小。学习不行,也不听教,但在足球上,他有着过人的天赋。脑子灵光,突破速度也快,学校决定尝试往这方向去培养。

真正让刘禹下定决心的是一件事。有一年,王斌兵(下图红圈)连续一周都没训练没上课,班主任打电话去他家也没人接 ,刘禹就去到他家附近寻找,结果在一个网吧找到了他。原来,因为孩子奶奶回老家办事,家里就剩下王斌兵一个人。他把钥匙丢了,没饭吃,于是就去网吧给人跑腿,累了就在地上睡。刘禹永远记得自己刚找到孩子的样子,“衣服都是臭的”。看着孩子可怜,刘禹更加坚定要在足球上让王斌兵有一番作为。

王斌兵这一批校队在整个全市的成绩并不好,一般都是在10名之外。到了他六年级的时候,刘禹跟他们讲,“最后一学年了,你们的小学足球生涯要画上句号了,尽量不要留下遗憾,不要让将来的自己后悔。”经过一个寒假的每天集训,这支从来不被看好的队伍,破天荒地拿到了全市第二。那一年是2014年,是实验二小首次打进全市前三。

因为和杨家坪中学建立起来的深度合作,王斌兵在小学毕业后成功升学到杨中。因为足球,王斌兵找到了自信,也找回了真实的人生。初二那年,实验二小的老师们得到了一个好消息,王斌兵在一次考试中,英语考了全校一百四十多名,相比之前有了巨大的进步。去年,他高中毕业考上了成都体育学院,实现本硕连读。

刘禹再一次遇到王斌兵,已经是今年暑假,他已经开始利用大学假期在二塘小学当足球助理教练了。 这就是一个孩子,因为校园足球而改变的人生。作为他的启蒙教练,刘禹深知,做校园足球教练,看似是教孩子足球技能,其实他们能够做到的远远超乎足球本身的意义。刘禹也表示,希望九龙坡出去的孩子,将来能回到九龙坡,为深爱的足球事业发挥自己的能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俄罗斯将反动员集会抗议者送往乌克兰前线岁单亲妈妈送外卖温暖全网,让她有尊严地活,就是最大的帮助

一天卖300斤!杭州人爱吃的“白胖小子”眼下正当时!但价格也不低…

张若昀夫妇合体参加活动 贴耳说悄悄线岁冥诞父母制铜像悼念 亲友出席揭幕仪式

苹果市值一夜蒸发3600亿元、特斯拉蒸发1748亿,鲍威尔这次又说了啥?